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

藍·憂

就是有這麼一刻 不想再告訴自己該如何堅強、如何正面地去想事情
只想就軟趴趴地什麼都放棄 什麼都不管
只想好好哭一場 不顧一切地哭一次 悲傷一下



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

昨夜的你

很怕自己會忘記那份悸動、那份感覺,所以要記下……

昨夜,我遇見你了。

現實中的你,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眾人物。
在人前你,總是彬彬有禮、謙卑婉約,讓人感覺遙不可及。
昨夜的你,很自然、很隨性,尤其那放下心防後開懷的笑容,深深地刻畫在我腦海裡。
我本能地與你保持距離,你卻親暱地將我拉近你,你用膝蓋環住我,讓你的笑容感染我,要我放鬆因在人前跟你親近而緊繃的身體。
昨夜的你,溫柔地吻我,很溫柔,很溫柔。
我們依偎著聊天,聊了許多許多……
昨夜的你,即使你必須趕飛機,但在車站前仍緊緊地握著我的手,不捨我倆分開……

突然,響起一陣敲門聲。

我,醒了。

回不去了。






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

在她最愛你、愛得義無反顧時
你對她忽冷忽熱 不聞不問

縱使是一顆熾熱火球
在不斷經歷冰水的反复潑灑
也總會有熄滅的一天

在她不再愛你、決定放下你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時
你卻驟然發現她的存在對你是重要的
你才說要珍惜她、愛護她、死纏爛打地說你有多愛她

這又是何苦呢?

你說你醒悟了、後悔了,悔不當初,那又怎樣呢?

那 已經 是 過去了

問問你自己 你是真的愛她?或是你更愛的其實是自己?又或只是 不甘心?

你真的愛她 就放她走吧
讓她尋找屬於她的幸福

本來屬於你的幸福 你已放棄
追已枉然 何不祝福?


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

人生一大享受是什麼?於我而言,不外是一部好電影、一本好書。
上兩個星期看了兩部同題材的電影——《失孤》與《親愛的》。我是先看《失孤》,後經戲友推薦才看了《親愛的》。同是關於孩子被拐帶的題材,不免將兩者比較。
本來看《失孤》,是有點期待看到劉德華的演出,心想這次他是否會有突破。畢竟對於劉天王,我還是有保留的。戲一開始時,對於他那身平凡中年男人不死心找被拐的孩子而滄桑的臉,是有點動容的,畢竟要劉天王變一個平凡男人不容易。他確實是很努力在融入那個角色,可惜的是,劉天王的星味深入民心,身上的那股星氣猶存,說服力不足。加上整部戲故事欠缺張力,尤其是那位被拐男生的演技實在欠奉,看完後我不確定自己到底抓到了什麼,非常落寞及茫然。
反觀《親愛的》裡那位爸爸黃渤卻實實在在的演活了一位平凡爸爸的感覺(不得不否認,黃渤的臉確實很平凡,這也得歸功於選角,選角對了,電影就已勝在起跑點)。他終於忍不住崩潰痛哭那一場戲,真的完完全全看到一個很努力堅強挺住的男人,終於讓心中的痛發洩出來。
孩子被拐被販賣,這社會新聞屢見不鮮。這兩部電影都同時帶出一訊息——無需求,無市場,無拐帶,無販賣。迫切想要孩子的父母,無論你是多麼的愛孩子,有滿滿的愛心,但也絕不應該去黑市買孩子,因為你是在剝奪另一對父母對孩子的愛,你無權那麼對待同是父母的別人,更不應該那樣對孩子。因一己私心,你到底傷害了多少人?你於心何忍?戲裡有一場與拐賣販子的對話特別傳神,他說:拐賣孩子?我從不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,我只拐賣女人。拐賣女人就不傷天害理?他說:若那些女人不是想在我身上貪圖些什麼,我怎麼拐?
我特別喜歡導演陳可辛刻畫被拐孩子重新回到原生家庭,父母與孩子得重新適應原生家庭的煎熬。即使千辛萬苦找回了孩子,卻得面對孩子不認得你,只認得那位養父母,嘴裡一直說要找媽媽的痛苦,那是多麼熬人錐心的痛?
看這部電影,我都忘了到底掉了幾次淚,我覺得這是一部天下父母都必須看的一部電影。
最後,我最想說的是——身為父母,要看顧好孩子,別讓有心人士有機可乘。別人無義務替你看顧孩子,你才是唯一應該負責任的人。一旦失去,想找回實在茫茫人海,大海撈針。


2014年8月7日星期四

善感的一天

本應今年1月的複診,我拖拖拉拉的,竟拖到8月才再次出現在醫院診所裡。
本以為只是簡單的複診,仗著身體沒感到不適。
原本的血液荷爾蒙檢驗沒問題,醫生手觸感應也沒什麼大問題。
聽到這兩個消息時,我還打算發博感謝媽媽在上天保佑我呢。
哪知道,醫生話未說完。
醫生說,還是照個超聲波以策安全吧。
我就乖乖去了。
超聲波在醫生毫無預測之下,非常快的照好了,我又回到醫生的診所。也碰巧人不多,很快地我又坐在醫生面前。
唯,這次超聲波顯示,它長大了超過20%。
醫生說,還是做個活檢以策安全吧。這次,縱使有點不願意,我還是乖乖去了。
活檢,不是一個我喜歡的檢驗。
長長的一隻粗針,將硬硬地插進我的甲狀腺,以抽取裡頭的活細胞。
我也不懂是因為痛楚,還是害怕,眼淚忍不住地掉了幾顆。我乘醫生不注意時拭掉了。
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花板,腦袋一片空白。
哦,不,並非完全空白。
我在想,院方應該在那片天花板上放一些能讓人放鬆的圖像或畫,如海邊或瀑布的。
每個人躺在那裡,腦袋一片空白時,看到那類圖像總比一片空白來得安心吧?

醫院是一個容易讓人善感的地方。
上一次活檢,兩年前,他陪著我,縱使當時我告訴他說,其實他不必陪我去,因為我不想他浪費時間陪我一起等。他答說,沒事,沒問題,我想陪你,讓我陪你吧。
這一次活檢,兩年後,他陪著她在婚姻註冊局簽下人生重要的一張紙。他沒讓我知道他要註冊了。

也就是這個地方,這個時刻,再次提醒我,生命充滿未知數,更要珍惜當下,活在當下。
同樣的地方,同樣的場景,卻只剩下我一個。說不難過,你也不相信吧? 

難過不是因為他不在我身邊了。

如劍鋒說的:
「好情人會開拓另一半的視野,不會互相牽絆,也不會一起跌倒,因為愛情總有一股令人向上的力量。那些令人退步的,並不是愛。它只是一種依賴。」
當愛變成依賴,結果終究無奈,對彼此都是傷害。

我說:
當愛變成責任,剩下只是責任,對彼此都殘忍,該是時候放開。 
選擇離開的人是我,這樣對我跟他都是解脫。

難過更多是對自己的未來有點忐忑、不安。
我會遇到屬於我的另一半嗎? 

我祝福他跟她,共諧連理,人生更美滿。

我會好好學習,活在當下,天天向上。

 

2013年9月8日星期日

旅行,讓人思緒得以跳出日常。
旅程當中不斷浮現的臉,
所見所聞,都想與他分享的人,
代表著什麼?

獨處,讓人思緒得以沉澱。
獨處時不斷浮現的臉,
縱使不去想,不去主動聯絡,
甚至刻意壓抑思念,
卻仍揮之不去,
代表著什麼?

距離可以阻擋接觸,但阻擋不了感覺。

有一些人,這一輩子都不會在一起。
但是有一種感覺,卻可以藏在心裡守一輩子。

但,我不想只是藏在心裡守一輩子。

我想站在你面前,
看著你,觸碰你,
感受你的氣息,
你的溫度。

2013年8月19日星期一

手中的时间

时间,在上天的眼里,人人平等。牠从未对任何人偏心,让某个人得到比较多。

每个人都拥有24小时,只有24小时。你如何分配与使用全在你手中。

当你愿意花时间在某件事上时,代表你在意那件事。(先勿论是否用在对的事上)

而你未能、不能、抽不出来花的时间,应该是因为它已被归类为次要或不重要。

这其实是正常的,没有对或错。

只有重要、次要之别。

当你愿意多花一些时间在某件事情上时,已代表你在意那件事。

那份心意,是应该被看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