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0月31日星期二

片刻欢愉

萦绕我的思绪几天了,终于,我下了一个决定——去吧!别等了!

走到那里,就只剩一步之差的时候,看到门上的牌子竟是“CLOSED”。正当心里要发牢骚、感到纳闷时,我还是不死心地往里头望了望。咦?里头有人啊…… 然后,我提着勇气尝试把门推开。

门没上锁。踏进门,迎面而来的是两张并不陌生的脸。一张是予我没有任何感觉的脸,另一张是我不太喜欢看到的脸。我想看到的脸却看不见。看来,今天他并不在。

要不要就此打住呢?心里正挣扎着的时候,那张没有任何感觉的脸示意我坐在一张椅子上,然后问我:“要吗?”看着他一副已经打算做什么的脸,我唯有答了一声:“要”。

要了之后,过了大概20分钟,那张我不太喜欢看到的脸竟然走过来了。

喂,你你你要干嘛啊?

喂喂喂,你干嘛碰我?那不是你碰的!我心里可是千万个不愿让他来碰我!

谁知道,经他这么一碰后,我好像触了电!我那由骨子里对他涌起的抗拒,好像顿时消失了。反之,心底下的我希望他再碰我,渴望得到更多,希望他不要停。他,好像听到了我的需求。他并没有停下来,他继续抚摸我,而我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。

从来不知道,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柔。从来不知道,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。从来不知道,他那张我不太喜欢的脸下,却有着会令我对他迷恋的一面。

之前几次看到他时,总觉得他时常板着脸,爱理不理人、不可一世的样子,好像在那里他是最出色的,我就对他产生不了好感,只有一箩坏感!

怎么办?经他这么一碰,我对他的坏感全被好感取代了。那种一瞬之间的改变,我的心可接受不来…… 我…我…我……好像爱上他了!

最令人动心、令人完全沉溺于欢愉的时刻,总是最短暂的。

完事之后,当我再度推开那门的时候,心情是绝对满足的。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那样的满足感了。也在踏出那门的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,为何有些女人都宁可定时把钱花在他们身上。那样的温柔、那样的欢愉,的确不是一般的男人可以给予的。至少我肯定说,我家的男人不可能给到我那欢愉。这码事,总得找一个专业的。

心情烦躁、不安、沉闷的时候,去美发室坐坐吧。当你遇到一个很温柔地抚摸、对待你的头发的人时,你就会明白到何谓‘欢愉’,而且是片刻的欢愉。

~木目心 笔~

2 条评论:

jasmine 说...

好奇怪的形容....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是啊,的确有点奇怪。我希望,当你遇到一个很用心地对待你头发的发型设计师时,你会想起这么一个形容。毕竟,出生到现在,剪了那么多次头发,只有他给了我一份满足感。可能,他是一位用‘心’而不是单单用‘技’去剪头发的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