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月13日星期六

向日葵的爱

有人说,每个女人都爱玫瑰花,尤其是红玫瑰。我说,我不爱玫瑰花,尤其是红玫瑰。我最爱向日葵。

我爱它,因为觉得它属于白天,蓝天白云常陪在它身边,而且它都挺着背,抬着头,一心只向着太阳。

长这么大,只收过两次向日葵。

直到今天,我才知道它的花语。

向日葵的花语

关于向日葵,曾有一个凄美的传说。

克丽泰是一位水泽仙女。一天,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,她深深为这位俊美的神所着迷,疯狂地爱上了他。可是,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。克丽泰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,但她却再也没有遇见过他。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,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。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,直到他下山。

每天每天,她就这样呆坐着,头发散乱,面容憔悴。一到日出,她便望向太阳。后来,众神怜悯她,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。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,永远向着太阳,每日追随他,向他诉说她永远不变的恋情。

向日葵的花语是—— 沉默的爱。

向日葵又叫望日莲,一个很美的名字。

~木目心 记~

7 条评论:

cuttingedgefossil 说...

"永远向着太阳,每日追随他,向他诉说她永远不变的恋情。"

看到这,叫我失落。偶然的凄美和命定的美都很美,但命定的凄美不禁叫我失落。我对花不曾了解,却也困惑起寒冬里的向日葵是什么模样。于是键盘上敲打网络的门钹,稍稍期望着... "The leaves typically exhibit some heliotropism. However, The wild sunflower does not turn toward the sun in the blooming stage; its flowering heads may face many directions when mature. But its stem has frozen, typically in an eastward orientation." 读完这一段后,在离开你府上前,跨出门槛轻轻地带上门,我心存感激。

这里有两张照,是寒冬里的向日葵:
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onewatt/325520524/
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darkstream/327036421/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化石哥,谢谢你的留言,让我看到了向日葵的另一份美。

你的文笔,常让我感触良多,笔笔触心……

cuttingedgefossil 说...

呀,少了四个字,又要再版了,呵!应该是"寒冬里'最后绽放'的向日葵",这个木目心部落好像是深山里会吃人文字的部落。

这次吃了四个字,上一篇留言我被狼吞虎咽起来。哈!

回复:你同样让我看到了向日葵的美。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咦?“这个木目心部落好像是深山里会吃人文字的部落”,为何那么说它啊?*扁嘴* 发生什么事了?

cuttingedgefossil 说...

咦?续你的再版"我是井底蛙"后,没有一个"淫秽的游人"再版吗?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“淫秽的游人”?我没收到什么,但是,通常淫秽的东西应该都逃不了“被剪”的命运吧?^v^

cuttingedgefossil 说...

原来如此!又做一次小人了,算你是君子。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