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8月13日星期日

你跌倒几次?

昨天,我参加了一个关于遇到袭击时,该怎么应付以得存活的课程。为时三小时的课程,真的令我学习不少。最重要的,可以活动筋骨。

三小时后,我的手脚可真的酸痛得不行,累得连走一步路也没力(也懒得走)。

就在双手双脚皆无力时,破屋更遭连夜雨,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上楼梯时,一个不慎,脚下一空,往前扑了。看着自己失控地往前扑,极度自然地,我用手和脚防御。结果呢?还是挂了。左边脸颊、右手腕和右脚膝盖处挂彩了。

看到我跌倒,他急忙走过来,问我是否还好。我因为还未回过神,也忘了有否回答他。

“痛……”当我坐下时,我不禁不停地抚摸膝盖处,不时轻声地说了那个字。

“你一定是很少跌倒吧?”在一旁的他给了我那一道问题。

“不然,你不会常因为一点点事情就喊痛……”他再加了那么一句。

老实说,当时的我,听到那样的问题与话,真的有点呆了。

就在0.1秒之后……

“请问你,你何曾听过我在别人面前说‘痛’这个字?”我忍不住说了。

之后,周围的空气都是冷的。

我何曾在别人面前投诉过痛?我会随便在别人面前显露出我的脆弱吗?我只在你面前轻声说了几声痛,你就给我那道问题吗?最可恨的是,在他问我是否很少跌倒时,我脑里真的在算我曾跌到过几次。X的!

我知道你小时候时常跌倒,左一块紫,右一块绿的,这些小痛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但是,你是你,我是我啊…你哪里可以期望我也像你那样‘铜皮铁骨’?我不是!

再说,你不时用力握我的手、手腕、手臂,我不说痛,你会轻点吗?你会留意吗?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。但是,你是男生耶!不管你是不经意还是故意的,都有一定的危险性。我只是很自然地说:“痛……”

一个女孩跌倒了,在说痛,一个男孩看到后,通常会说些什么呢?

“来… sayang… sayang… 不痛…不痛…来,让我吹吹就不痛了… sayang……”别误会,这样亲密、爱心洋溢的场面绝对不是我期待的。

我不期望那样温柔的场面。我只想说,可能会听到他说:

“没关系吧?还好吧?我家里有一瓶药酒,很好的,擦了就会好了……”

或者……

“嗯……忍一下,待会我们去买一瓶‘正骨水’吧。”

这是苛求吗?

从我回了那句话后的那一刻起,我告诉自己说,我从此以后都不会在他的面前说一个痛字(除了经痛…那个我真的不能耐…… ==”)!

好了,发泄了之后,是时候再次穿上‘坚强独立’的美丽衣裳,再来,戴上一个‘绝对坚强’的面具。好了,又是强人珊了!

*谢幕*

发泄完毕后,我还得实际点,去想想该用什么办法消淤去肿吧。(低头看了看膝盖,摸了摸。)你还真的需要肿成这个样子吗? X的!

我的爱人啊,你还能否像当年那样为我擦擦正骨水啊?

~木目心 笔~

4 条评论:

钪凯 说...

Sayang Sayang一下就好了啦,何必要“正骨水”?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因为它在我的旧患上,只是sayang sayang还是会有‘手尾’的。 我怕老来时,我受不了。我娘就是一个好例子。我不想像她。

乖巧地抽风的老人 说...

那家伙是谁?很欠扁噢~
痛还可以习惯的吗?而且还不能喊痛!真是...
我从小到大,跌倒扭到一年不懂多少次,还不是一样会痛..又不是说跌得习惯就不会痛,又不是神经痛惯了就会变麻痹。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是啊,是啊!*不停地点头!*

我经痛也痛了十多年,那又怎样?还不是一样痛?痛了十多年就不会痛了吗?

说着说着,令我想起另一个人。

话说当时我真的被经痛折磨得不行,那个人没有安慰我,他只说了一句:

“那又怎样啊?你都痛了十多年了,还会痛吗?”

我告诉你,如果你身边有人即使感到痛,但还是没在你面前说一句话的,不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痛,不再感到痛,而是因为他习惯了身边有你这样的人,而麻木了,不会说痛了!因为在你面前,你说的话比那些痛楚更折磨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