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8月21日星期一

(二)下台阶

“喂……你好吗?”瑚作了主动。
“好呀……”康一贯的回答。
“我……我要走了。”无论怎样,还是得交待一声吧?瑚这么想着。
“……”沉默上场了。
“还在吗?”
“你……要去哪里?”康终于出声了。
“我要出国了。”瑚轻轻地说,犹如风吹过。
“何时回来?”康也沉沉地问。这一刻真的要来了吗?
“你……会留我吗?”考虑了很久,瑚终于问出了口。
“……”又是沉默的戏。
“没关系……”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,不是吗?还有什么关系呢?

真的不明白,为何人们可以忍受在那样的冷空气中,继续握着听筒,继续等待着。

“何时的飞机?”康惯性地转移话题。

在这世界上,应该没有人会懂得康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吧?当时的他,心情到底是怎样?没人懂,至少,瑚永远不会懂。

不懂,那就问啊!

瑚不会问。因为,她知道她还是不会得到答案。因为,她知道他不想她问。

“明天中午。”瑚平静地说。
“怎么现在才告诉我?”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怒,那和瑚的平静倒好像成了一个对比。
“呵呵…我总得给自己一个下台阶啊……”瑚忽然的一声调皮笑声,令康的心突然顿了顿。那是瑚一贯要转移康的问题的方法。
“为何现在才告诉我?”康加重了语气。看来瑚的那一招,这次是不行了。
“因为…因为……”瑚有点哽咽了。
“说啊!”康是喊出来了。
“因为……那样的话,我可以告诉自己说,你是因为来不及,所以……”瑚忍不住了,泪已落下。
“你……”康也说不下去了。

沉默又上场了。为何它的戏分会那么重啊?

“好了,我要挂了。”瑚清了清喉咙,打破了沉默。
“……”
“珍重。”最后一句了。

电话的另一端,还是默默无声。瑚已经把听筒放下了。

瑚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,提着行李箱,关上门,计程车已经在那里等候了。

“小姐,去机场是吧?”计程车司机得再次确定才能开车。

“是的。”瑚低低地应了声。视线已转向窗外。

雨水滴滴答答地敲打着车窗。天也在流泪了吗?

~木目心 笔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