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9月19日星期二

《绝世金莲》

《绝世金莲》
李楠 摄影/著
冯骥才 何基生/文

“裹小脚,嫁秀才,白面馒头就肉菜;裹大脚,嫁瞎子,糟糠饽饽就辣子。”

刚刚看完了《绝世金莲》,一本连续24年的追踪摄影报道,记录中国最后一代小脚女人的摄影集。现在的我,思绪上很是迷失。

这是一本图文并茂的书。里头的照片都是黑白照。此书是对发生在中国大地上历经一千多年,约有二十亿中国妇女缠足风俗的影像作品。

我对这本摄影集有兴趣,是因为我对黑白照有一分钟情。

曾经看过这样的一段对话,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女摄影师的对话:

“为何你的照片全都是黑白的呢?”小男孩问。
“…… 我也不懂为何……”女摄影师先是一呆,可能是因为她从未想过,也可能她从未发现吧。
“它们看起来,好像回忆……”小男孩再看着那些黑白照说道。
女摄影师又是一呆。
“但是,我的回忆都是彩色的……”
……

黑白照对我来说,应该也是深藏着回忆的意义吧。黑白照当中,我尤其喜欢对于人物脸部的特写。《绝世金莲》里头,就有着很多老奶奶的脸部特写。

不知为何,我很喜欢看老人脸上的皱纹。看着她们,就有着一份感慨与感动。感慨着她们在人生里头所面对的沧桑。她们脸上的皱纹,正诉说着她们一辈子的故事。也感动于她们的勇敢,面对一切的困难,坚持至今。


“缠足这一习俗,体现了中国古代独特的审美标准和男尊女卑的社会结构。”

“在古代,小脚是女人除了阴部、乳房外的第三‘性器官’”。
这是不是出于你的想象之外呢?我从来没想过,原来三寸金莲竟是有‘性器官’的含义。一双已经完全走了形的残脚,在他们的眼里,竟是一对美丽至极、极致难求的人体美。当代的男人,可真的难以想象。

“…把缠脚当成了妇女的美德,把不缠脚当作耻辱。”

如果你的脚裹得小,就能嫁给好人家,过好日子。如果你有着一双天然脚,你就注定过穷困日子。你能理解吗?

在看此书之前,我一直以为缠足是大户人家、足不出户的闺女才有的风俗,平民没有追随这风俗(也没那资格)。

看了此书后,才知道,缠足源自于宫廷世家、教坊乐妓,后才传入民间。

最令我震撼的是,在平民间,即使女性已经缠足,但是,大部分的她们,依然得操粗工,如务农、赶集。

想想吧,一双小脚,用人工的方式,裹成只有三寸大,走路都已经相当困难了,但是她们却还得干粗活,这到底是何等对待啊?

再说,她们很多即使拥有一双傲人的‘三寸金莲’,但是,她们的命运并未因此而变好。

“女人缠足为的是‘莲步姗姗够大方,门当户对配才郎’。谁知尝尽了‘小脚一双,眼泪一缸’之苦的女人,徒有‘三寸金莲’,却没有给她们带来‘不是骑马就是轿,婆家送来娘家接’的好日子。”

当中的她们,很多在很年轻的时候,就已经嫁人生子。有一位老奶奶,在19岁时嫁给了13岁的丈夫。另一位老奶奶,在13岁时就已生下一位女儿。

当中的她们,很多在很年轻的时候,就已经守寡。自己一个人,站在一双小脚上,与生活拼搏,辛辛苦苦地把孩子拉扯大。

当中的她们,有几个老奶奶在生下几个孩子后,孩子们都不得长命,白头人送黑头人。有一个老奶奶,生了十个孩子,活得最长的到6岁,最短的一岁半。

看着这本书,我实在不能想象,她们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。当中的她们,很多都在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。

此书当中,有一部分是讲述缠足的过程。单是看文字,我都已经觉得非常的残忍及恐怖,一身鸡皮疙瘩。实在很难接受,当时的母亲们是如何能硬着心肠,不管女儿们撕心裂肺的痛喊,狠心地为女儿缠足。她们是为了顺应当时社会的大风气,为了能替女儿将来嫁个好人家,而下的狠心。即使是如此,你能接受吗?

尚在世的小脚女人,成了最后的历史见证,并且成为了人类历史文化的活化石。

我们这一代的人,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理解当时她们的心情与追随那风俗的思维吧?

《绝世金莲》,让我对‘三寸金莲’有更深的认识,让我对当代人的思维有着更深的不解,也让我更加佩服女人的忍耐力。

~木目心 记~

5 条评论:

乖巧地抽风的老人 说...

缠脚的肯定不是侠女。。。

钪凯 说...

当然啊,缠脚的怎么飞,怎么跳,怎么跑,怎么滚?

erictan 说...

女人的忍耐力真的是不容忽視的,你的文章好長哦。。 :P

sean eng 说...

佩服~

珊·木目心 说...

侠女可以不同形式行侠,不一定武功高强,轻功非凡,飞天遁地的!

再说,我觉得,电影与电视业实在得负上一些责任。因为,在他们制作那些古装电影/电视剧时,完全没有提到缠脚这风俗,以至大家完全忽视了这段历史。

我的文章真的蛮长的,没办法,因为脑子里实在有很多的想法。想不清,理还乱。 不过,也让我放纵一下嘛,这里是唯一没有字限的地方!唯有委屈你了...